記得有這麼一句話說:
當你踏上旅途時,要注意著眼前的道路。
不然你將會迷失在這片無境的大地上 ……
 
時間:凌晨1:30
地點:不知道哪條路的台北街頭
 
我,只是不停的騎,用眼角餘光注視著周圍。
漆黑的玻璃窗,昏暗的路燈,冰冷的灰色石牆,連綿不絕的道路。
從石牆的細縫中,我看到左側有著陰暗的高山,右側是無數的石牆迷宮。
而我眼前卻只能看清楚,路面上指引的箭頭,以及而爾可見的路標。
當我疲倦的停在路標前思索方向時,記憶卻回到了這一切的開頭。
 
兩個小時前,我從睡夢中醒來。
朦朧的眼神,將我托出因疲倦而墮入的夢鄉,卻呈現了不同的風景。
牆上照明燈亮著昏暗的光芒,那是封閉的房間裡唯一的燈。
用手嘗試著原有光芒的開關,卻換來一個徹底打醒自己的事實。
我來到桌前,整理著文明的產物,換上防風的外衣。
走出門外,放眼望去是漆黑的大樓,以及遠處資本世界的指標大樓。
在平日習慣的道路上,卻因這片黑暗而染上了恐懼,腳步也變的異常快捷。
出了這片黑暗,踏上忠臣的鐵馬,我騎向熟悉的夜晚,找尋棲身之地,等待光明到來。
 
經過一陣月下飛奔,我下了鐵馬,走向了那棟古典的知識殿堂。
座落首府最高學院中,館藏無數先人的智慧,但在我記憶深處,卻只有夜晚的外貌以及封鎖的大樓。
在這殿堂的下方,有著一處光明的處所,那是給予不眠者思索智慧的廳堂。
正當我走向那裡時,疲倦卻追了上來,意圖在次托我進入夢鄉。
雖然我努力的掙扎,但仍不敵睡意而倒在殿堂旁的廣場座席上。
 
在這短暫的時間中,我狠狠的擊退了疲倦,但卻喚來陰森的呼喊,在夢裡回盪。
那聲音彷彿是地獄聲淵的耳語,我意圖轉身迴避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我驚呼、大喊,卻發不出聲音,我掙扎、抵抗,卻在驚恐中跳出夢境。
張著雙眼,凝視著夜空,卻看不到守護我們的月神。
提著清醒的精神,我再次踏上鐵馬,尋覓夜神們的蹤跡,想在尋覓之路中找尋智慧。
 
在我離開了最高學院後,選了條沒有踏上過的道路,展開尋覓之路。
一開始一切如常,卻在一個十字路口前,我迷失了道路。
迷失了方位,迷失了思緒,迷失在固有的觀念中,卻在一個路標前,墮入了回憶。
試圖在回憶中找尋自己的定位,但那只是徒勞。
 
路標沒有方位,卻說了一個地點。
那是文明挽留自然的地方,人們稱呼它叫動物園。
我迷惘的思索,為何自己會走向這邊,但很清楚,那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眼下只有另尋它路,而另一邊應是可以回去的道路。
我再次踏上未知的道路,再次的迷失在大道上。
 
就在這迷失的過程,我經過了很多地點,雖然聽聞過這些地方,但卻沒想到會在這見到。
先是坐落山腳的一所學院,它因多媒體傳播與美女而有名,學生稱呼它叫世新大學。
其後是為於石牆叢林中的女校,它因為朋友讀過而知悉,朋友稱呼它叫景美女中。
以及國家鑑定眾學子的機構,考試院。
雖然期間還又更多更多的建築,但在尋覓的道路的過程中,實無法一一記住。
 
然而在這路程,卻因一個路燈下的廣告,看到了道標以及夜神們給的禮物。
那張紙條,因為寫了政大而讓我驚訝。
驚訝自己的迷失路程,驚訝自己又來到另一個朋友的母校。
就在我嘗試尋覓那建築時,來到了一個河堤邊。
那河堤沒有可供騎上去的道路,但卻有個樓梯。
疲倦的我下了鐵馬,一邊思索如何回去,一邊登上樓梯。
卻再登上樓梯時,看見夜神們的畫作。
 
寬闊的視野讓人精神為之一振,近處可以看到整齊的河道,在黑暗中閃爍著遠景的倒映。
河堤的對岸,是一個蔓延在山上的建築,整齊的建築風格,由山頂到山角有著想同的外觀。
說是相同卻又覺得他很協調,配上幾處閃著燈光的窗口,在黑夜的襯托下,猶如一座城堡。
環河而築,繞山而建,在這景緻裡,讓我猶如來到中世紀的夜晚裡,有著古典而樸實的美。
 
欣賞完夜神們的畫,我再次踏上鐵馬,沿著河堤,一邊欣賞,一邊找尋。
就當我來到一座橋前,我決定騎過他去找尋新的路標。
而就在騎過去後,意外的發現,我來到了動物園前面的大路。
此時我想起來,只要沿著動物園前面那個首府最重要的交通系統必能回到我要去的地點。
 
我性奮的騎過去想找尋方向,但當我來到動物園前面時。
我狂笑了起來,笑著自己找回道路,笑著人們的惡作劇。
這名為捷運的交通工具,跨過了我剛剛跨越的河,而它跨過去的方向正是我在找尋的。
但是,卻沒有可以提供我跨越的橋樑,這意味著我要在往回騎去。
雖然可笑,大我仍然在河旁高呼著,就連路旁的狗兒,也高興的跟隨在我身後陪我前行。
 
就在跨越大橋後,依照得到的資訊,我向前騎去。
經過了文山特教學校、再興中小學、警專,我在那沿著山邊若隱若現的捷運找尋道路。
然而就在通過警專後,捷運轉入深山,而山前只有兩條路。
一條是上山的民用道路,一條是荒涼的快速道路。
當下我思索著記憶、知識,選擇了快速道路,並猜測著眼前將碰到的建築。
 
沒多久,它果然出現在我眼前,就如同我的記憶一般。
那是辛亥隧道,一條通往我記憶故鄉的偉大建築。
在那條昏黃的隧道中,我奮力的前行,由後呼嘯而過的車也不能令我膽戰畏懼。
就當我出隧道那刻,一陣清涼的風迎面吹來,彷彿祝賀我的歸來。
而鐵馬好像也感受到,不用我的催促就自逕前行,帶我回到那熟悉的街道與路口。
 
時間過了多久,我已經忘記。
帶著各種心情回到熟悉的街道上,腦海卻只催促著回去應該回去的地方。
再次回來時,原本漆黑的大樓也恢復了光芒。
一個晚上的迷走,有著各種心情,該說得個多還是失的多,連自己都無法計較。
但是我還記得,當我再次踏上大樓時,腦海的第一句話是,回來真好。
 

 
後記:
如果要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說,就是偶迷路了。
不過這趟迷路,老實說真的收穫不少,就心靈層面來說啦。
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完,不過,今晚要不要也來了一趟難忘的回憶呢?
 
後記II:
鐵馬是偶那用了很久的腳踏車喔,而且後來計算,我應該騎了快兩小時半,也真是夠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