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君:你在作不朽的事業
東月:此言差以
東月:偶只是個學習啥叫嘴砲的人罷了
東月:這就是學界,也是明年輪到你的世界
A君:昨天我的老闆告訴我 你寫的文章都沒嘴砲 需要多多訓練
A君:有點悲哀的感覺
東月:哈,有感動嗎?
A君:嘴砲出來又做不到 很悲哀啊
A君:我沒嘴砲的東西我可以做到 
東月:那就學著嘴泡出來還能做出來吧
A君:做出來還叫嘴砲嗎
東月:這你就不了解了
A君:請說
東月:兵法上來說,砲雖傷敵,但有範圍;若來干擾,則可建功;嘴砲亦同
A君:原來如此
東月:嘴砲奧義在於,聽之虎爛,卻能頭頭是道;說者胡言,但卻句句屬實
A君:能說出這句話你應該是高手了
東月:白話點,滿篇的嘴砲文,看來有意義,其實都是干擾用
東月:最主要的重點只有在文中,而且殺傷力十足
東月:但不表示嘴砲毫無意義,只要你閃過主力,一樣轟的你滿頭包
A君:唉 台灣很快就會沉下去了
東月:=口= … 為什麼?
A君:滿紙荒唐言 一把辛酸淚
A君:這樣子找重點還真不容易
東月:若能文憑拿 心酸也值得
A君:是啦 


 偶承認偶很閑,可以和人說出這樣的對話。
不過嘴砲,其實也是門很大的學問的,和諸位共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