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慣例的起床,吃完早餐,到滿一杯清水。
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灰暗的風景、樓下魚貫的車流、眼前佈滿桌面的文件。
 
習慣的拿起一根鉛筆轉著,每轉一圈,思緒就多繞一圈。
時間靜靜的流動,靜的彷彿已然停止,但窗外的景物、手上的鉛筆,卻又說著它不曾停留。
 
早就忘了過多久這樣的時間、多少次這樣的時段。
反覆著毀滅自己的觀念、重構自己的思緒。
讓思緒深處的花園迷宮,變的更為壯闊而複雜,但又簡潔而豐富。
 
在拿起鉛筆的那刻。
在專案完結的那時。
在走出校園的那天。
在努力奮發的那月。
在誓言考取的那季。
在灰心喪志的那年。
在懵懂年幼的最初。
 
夢,本來遙不可及、如今伸手可得。
但在思索一切後,湧上的只是一股龐大的壓力。
 
“你寫這有什麼用,也不會有人會想看完。”
“你還有什麼要好弄的,這會比賺錢生活重要?”
“你都沒考慮過交女友或結婚嗎?”
“你有這能力,為什麼不去大公司?”
“你這樣幫人,沒好處,不是浪費自己的時間嗎?”
 
這樣的問句,盤據了心中。
如同天使的溫柔言語,提醒了我。
如同惡魔的嬌柔誘惑,引導著我。
述說了真正的現實,還有不同的末來。
 
掙扎了一瞬間,哭和笑的表情在臉上也在心裡。
只是,我仍然拿起了筆,再次畫掉錯誤的觀念,寫下那句串連一切的思緒。
 
今天,我終於把通往夢的道路連貫起來。
這是個終點,也是下個階段的起跑線。
而下個階段,有著更多的實驗和掙扎要考驗我,有著更多的現實要壓迫我。
 
十年了,終於看到了一個終點,雖然下個終點我還不知道在哪。
但是,放棄那早就不是我要的選項,在現實和夢想的天秤上,我只能不斷擺盪、讓兩著都能前進。
也許,這條路的終點,只會有讓我悲痛的失敗,但我還是要走下去。
“此路艱辛,我行此路,我行此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