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新的一天。
歲月的變化,總是讓人興奮,卻也讓人感傷。

老樣子的問候“新年快樂!”,老樣子的回應“今年如何?”。
或許去年末的事情,讓人們體會了生老病死,讓人們在今年開始了感慨。
也或許不是今年開始,只是今年,我的失言,讓話題更為沉重。
 
我總是和人笑著說嘴砲東、嘴砲西。
戲稱著這本應名為話術的古老技藝,調侃說著那“風林火山”的語句。
只是,當我面對現實這千年高峰,在強悍的意志和決心,都會被那雄偉所動搖。
 
“你要考慮將來阿,總不能一直這樣。”
“你也快30了,你還能發揮專長多久。”
“你總是要顧家、顧親人吧!難道要活的無欲無求。”
“你所作所為,說是研究,但和玩不是一樣。”
“你這樣的不付責任,和小孩有什麼不同。”
 
人家常說,親人就是因為關心才會說這些話;只是,親人的話有時卻特別的傷人。
如果問我,要不要一一反駁,其實,我很想。
只是,對於看著不一樣的現實,我就算說破嘴,又能如何。
尚且面對千年高峰上那萬人景仰的現實,我這廂的說詞又能打動何人。
 
我找不到出路,所以在一陣爭執後,我無語的聽了下去。
但是問我,要不要聽從,其實,我還是不會改變。
或許這千年高峰上的現實已然有很多人走了上去,有很多人在上面發光發熱。
但是對於漫步在山腳樹海的我,就算耀眼,也只能遙望。
 
或許,以我之能,能夠登上山峰。
或許,以我之智,能在山中開闢理念。
或許,以我之力,能在山裡幫助更多的親友。
或許,或許 …
 

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有很多很多的未來。
但是早已在山腳的我,又何來奢望自己,能拋棄逐夢,能逐步登頂。
我的覺悟,是對自己,也是對別人,當人們對我說:

 
你這樣不顧君臣之禮,根本不忠;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親人之情,根本不孝;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他人之危,根本不仁;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朋友之難,根本不義,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付責任,你根本就和小孩一樣;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或許,很多事情已經發生;或許,很多事情還沒發生。
但是,對我來說,一切如舊。

 
就算被人鄙視,就算被人侮辱,就算被人怒罵,就算被人拋棄。
我,還是會走在這條路,這就是我的覺悟。
 
我不奢望有人能了解為何漫步在林間,也不奢望有人能夠拋下一切與我同行。
我不奢望有人能喜愛這樣的判世之徒,也不奢望有人能不厭這樣的離經叛道。
 
雖然,我很想對山上吶喊,“我想上去阿”;可是,早已經漫步十載,心早有所向。
雖然,我很想對山上揮手,“我在這裡阿”;可是,早已經深埋林間,何人能聞聲。
 

很孤獨,但是這是我的選擇,即便我討厭獨自一人。
很痛苦,但是這是我的選擇,即便我也想與人相守。

 
新年的今天,我雖坐在席間;實際上,他們身在群山之巔,我則在林間遙望。
明明就在身旁,但其實,我們差距好遠 … 好遠 …
 

去年,我失去了一位長輩的信任,他提攜我數年,但我沒能走上他期望的道路。
年底,我激怒了一位朋友的尊嚴,他幫助我數年,但我沒能走進他定義的規範。
年初,我背叛了數位親友的期許,他們陪伴我數年,但是我沒能走入他們眼中的現實。

 
今年呢?
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人,會因為我的覺悟,離開我身旁。
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話,會因為我的覺悟,穿刺我腦海。
 
可以的話,我好很哭泣,但是落淚並不會改變什麼;
可以的話,我很想大喊,但是爭執並不會改變什麼。
 
對於厚愛我的人,“抱歉”這是我唯一的話,那千年高峰早沒有我想容身的地方。
對於幫助我的人,“感謝”這是我唯一的話,讓幽暗樹海中的我有前行的動力。
 

我很抱歉有了那樣的爭吵,但很感謝有了這樣的爭執。
讓現在的我,能沈思自己的覺悟,還有應該走的路。
不能成為你們所想的人,我真的萬分“抱歉”。

 
可是,我還是會走在這條稱為“夢想”的道路。
因為,我隨便放棄了這條路,卻讓你們有那感受,才是真的不負責。
所以,我會堅持的走下去。
 
“你這樣的夢想,能得到什麼?”。
“我不知道,畢竟我沒走到最後,他能成為什麼,有豈是我這年輕之輩可輕言述說。”
 
逐夢者,是看不清現實,還是看的清現實。
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許,根本沒人知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