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要退回XX的錢,我先出了,你忘了阿~~~

沒忘,只是想到這筆錢。
就會去想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一年過去,多少會去想想這年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下了多少決定。
但是對是錯,又要如何定論。

我很討厭用錢的多寡來計算人生價值,偏偏這卻是最簡單最實際的計算方式。
要問我一年到底賺多少錢,大慨和普通的大學生差不多或更少。
那我這幾年到底還賺到甚麼東西?

穩定的工作、充裕的時間、更新的想法、可能的未來。
這或許是我拿到最多的‧‧‧

但回到眼下這環境,真的是我期望的嗎?
單問心情上,可以很明確的說不。
可是預期這裡連著一個可能的未來,但那可能又離我期許的環境差距多少‧‧‧
充其量,也只能預估可能。

實際上,未來半年我到底需要的是什麼?
工作?收入?還是實踐理念‧‧‧
盤算著數個可能的道路,衡量著數個必要的條件。
結果,我的期許不可否認仍要著用金錢推砌起來‧‧‧

想哭、還是想笑,已經有點弄不清楚了。
前陣子去了香港、日本,看了很多環境、見了很多人‧‧‧
面對著維多利亞港,看著來回的浪潮,我知道自己只是眾多有想法的一人。
面對著明治神宮,聆聽寧靜的風聲,我知道自己堅持的理想有多不切合現實需要。
回到台灣,面對的現實就是這幾趟旅程後,我還有多少資金能穩定自己的生活。

好笑吧!!就算有在多想法,現實的無情還是圍繞著你‧‧‧
我知道其實我已經獲得很好的待遇,也有很多人幫助我‧‧‧
而收入等於職責,職責需要的是心力。
但是現在耗費心力在這些收入‧‧‧是我要的嗎?
但是不去獲得收入在穩定生活‧‧‧對我有益嗎?

結果,還是沒個答案‧‧‧
結果,看著看似玩笑的話,我還是只能細數自己的愚蠢‧‧‧
結果‧‧‧還是要向著迷霧中走下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