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
老樣子的衝擊‧‧‧
老樣子的爭論‧‧‧

年薪百萬的親戚,說著世界的格局、賺錢的方向。
他不是第一位,也不會是最後一位。

這世界,是用錢幣堆砌的物流結構體。
單純的技術工匠,在商人眼中只是誰都能取代的螺絲。
如果說誰能五子登科,誰能孝親育子。
不論什麼年代,都是有錢的人最有機會。
因為,那些需要的都是錢‧‧‧

不是說討厭錢,這東西自有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但是當一切都要由此開始衡量人的價值時‧‧‧
是該笑還是該哭。

而不知從何開始‧‧‧
越來越痛恨將技術視為誰都能取代的商人社會。

“台大每年畢業的博士,會比你差到哪邊?”
“大陸13億人口,你的技術隨便都能被人取代?”
“技術這東西早模組了,你做的東西明天就有人能更快的發展。”
“這案子老闆開了口,下面工程師就算沒有也要弄出方法!!”

這些話聽在耳裡,只會讓人想起幾年前的一句話。

“工程師是什麼,不就是馬車伕,我要他開哪就開哪邊,有什麼了不起。”

真的,一點都沒什麼了不起‧‧‧
工程師是個每天宅在電腦前面閱讀資訊和思考的技術匠。
如果稍有怠惰,隨時都可能成為單純的技術工,然後被環境淘汰。

在多數人眼中,是一批高工時、低薪資的奴隸。
在更多人眼中,是一批不擅言詞、不懂社交的阿宅。

所以‧‧‧
為了薪資,很多人轉為管理、業務。
為了生活,很多人離開職位、轉行。

有多少前輩、後輩因為這樣的環境和壓力離去或轉職‧‧‧
那些人中,有多少人是高手、專家‧‧‧

曾經有個學弟說過
“你的技術並不是最強的,但要壓壓大學、碩士畢業的錯錯有餘。”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我的強絕不會是最高段的厲害。
只是,即使我不是最強的。
但我仍然有著身為技術匠、設計師的尊嚴和理想。

“沒有業務,工程師做出來也賣不掉。”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話就如同呢喃一樣,在耳邊不滔滔不絕。
這是很正確的觀念,所以會有這下一句‧‧‧

“公司碰到危機,先砍工程師,保留業務,然後把工作外包出去。”

這也很正確,分攤風險到專門公司‧‧‧
所以結論上,工程師是隨時可以換掉的螺絲?

但是,鐵杵磨成繡花針不需要時間?
大學畢業就表示能技術理論兼備?
碩士畢業就表示理論分析樣樣精通?
博士畢業就表示任何專門都能創作?
模組化的單元不需學習、理解其中基本概念?
而創作新技術呢?難道不需要借用更多知識來跳出思考框架。

這些,不都是需要時間?

“你要先弄好的是販售線,不是技術本體。”
“先弄穩資金,再找人來製作就好,世界那麼大,怎麼會找不到技術員。”

是的,世界很大,我的想法絕對不是唯一,但在我可觸及的範圍內,也就我一人有這想法。
是的,我的社交圈不夠廣,認識的人不夠多,但認識上千上萬程式設計師又如何找出理解我概念的人。
是的,有錢的話,找人很容易,但如果我自己都不能明確說出製作方向,又要花多少時間來找尋。
是的,錢很重要,但如果認識的百人中只有我一個異類,那我認識的千人中又有多少人能和我想法一致。

有錢,就能找人做。
可是‧‧‧
找人做能做對?
做對就能做好?
做好就能做精?

我不是唯一,更不希望自己是唯一。
程式不是一人能完成,軟體更不是一己只力能完善的。
我需要的是什麼?
人才?資金?時間?技術?

答案我很清楚,只是‧‧‧
賺進大錢就能滿足資金?
進大公司就能滿足技術?
社交廣闊就能滿足人才?
但是,時間呢?要如何才能滿足?

有人說這方式一點都不腳踏實地,但是沒有風險的彼端,又怎會是一片新大陸。
有人說這方式一點都不合正道,但是沒有犧牲的覺悟,又如何能步行在滿是荊斬道路。
要如何走才會對?我不確定,畢竟我第一步本身就可能是錯的‧‧‧

這是賭博,而我是賭徒‧‧‧
要我回到正途,但如果相信現實,我又何需要賭。

不用人說,我自己最清楚。
我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年薪百萬的新貴,只是一個學貸還沒還完的科技人。
我不是唯一有想法有知識有技術的程式設計師,只是數億尋夢者中的一人,
我不是只有一條道路可選,只是這條路最適合我需要的現況。
我不是看不起全球上億人口的人才數量,只是在我所見範圍內,人才是有很有限的。

我的下場要不成功改變一切,就是失敗的窮困潦倒。

而將來有一天,他們還是會對我說
“你這不忠不孝的頑固傢伙,我們家不削和你來往?”
而我,大概還是一樣笑著說
“是嗎?然後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