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生活留言】


2013,今年的沈思

好久前就寫好,不過,現在才有空整理過來呢

本來想寫點程式,聽了這曲,卻默默的開始想了些東西‧‧‧

小孩不笨,這影片事新加坡的電影,我不記得自己有看完,但我對這影片有印象。
故事大略是一群書念不好的學生,在世俗眼光中如何找到自己。

不過,在我印象中還有這一影片。
這故事,同樣是書念不好,但是小孩不笨,大概是國小國中,這個約莫是國中高中。

當我聽完這兩曲後,忽然回想起了印象中的這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PcKl0ZQevI

Life’s a Struggle …

有時候,咱常會想,有多少人年紀越大就越不去思考。

其實,咱畢業後,每年有空就會回到學校指導專題生,這一指導就是好幾年。
並不是以此為傲,不過每屆的學生,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和理想;雖然,每個人的動力和懶散都不同,但是,他們仍然在前進著。
若有空接觸到國中、高中畢業的學生,那些煩惱和思緒,其實真的,真的都很有趣。

就像這曲一樣。
雖然在有些年歲的咱來看,有些煩惱和思緒還挺莫名其妙,但是會覺得莫名、其妙,或許那是咱從沒思考過、沒碰觸過、沒想像過。

又好比這曲的內容。

咱不確定,有多少學生會去思考戰爭對世界、對身旁的影響,但是在看過的某些React後,咱常想,似乎咱太小看了世界的多樣。

只是,

雖然,大家都會這樣告誡自己,但有多少人,真的不會這樣去判斷人呢!?在高度商業的社會裡,速食文化莫名的成了一種必需,就連判斷一人的優劣也是如此。

這社會病了?還是,人們開始遺忘了生物是如何進化,如何演進‧‧‧
雖然,這樣的結果也是『物競天擇』後的社會,只是‧‧‧這之後還可能演化出什麼嗎?
說遠了,不過,這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問題。

回到主題,其實這問題和朋友討論過。
雖然用單一價值判斷並不能說錯,但卻稱不上完全正確,只能說,在無數的多元判斷條件中,他是個必需的要件,在特定工作上。

不過,這樣的問題同樣和隨著社會標準活下來的人討論過。
他們錯了嗎?至少,他們有錢、有車、有房、有妻、有子,五子登科。

這社會是多元、多層的,每個層面都必須有著一個人,才能讓社會運轉下去。
在單一價值觀的社會中,不同的選擇就如同逆天而生。
只是不論怎麼選擇,都是自己的選擇。

人生不能重來,所以,相信自己,然後去接受、了解更多更多的事物吧!
也許有很多人不能選擇,但若能選擇‧‧‧
『請活出自己眼中的自己,別活出他人眼中的自己。』

在此,祝各位新年快樂‧‧‧

今年,依然有的爭論‧‧‧

新的一年。
老樣子的衝擊‧‧‧
老樣子的爭論‧‧‧

年薪百萬的親戚,說著世界的格局、賺錢的方向。
他不是第一位,也不會是最後一位。

這世界,是用錢幣堆砌的物流結構體。
單純的技術工匠,在商人眼中只是誰都能取代的螺絲。
如果說誰能五子登科,誰能孝親育子。
不論什麼年代,都是有錢的人最有機會。
因為,那些需要的都是錢‧‧‧

不是說討厭錢,這東西自有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但是當一切都要由此開始衡量人的價值時‧‧‧
是該笑還是該哭。

而不知從何開始‧‧‧
越來越痛恨將技術視為誰都能取代的商人社會。

“台大每年畢業的博士,會比你差到哪邊?”
“大陸13億人口,你的技術隨便都能被人取代?”
“技術這東西早模組了,你做的東西明天就有人能更快的發展。”
“這案子老闆開了口,下面工程師就算沒有也要弄出方法!!”

這些話聽在耳裡,只會讓人想起幾年前的一句話。

“工程師是什麼,不就是馬車伕,我要他開哪就開哪邊,有什麼了不起。”

真的,一點都沒什麼了不起‧‧‧
工程師是個每天宅在電腦前面閱讀資訊和思考的技術匠。
如果稍有怠惰,隨時都可能成為單純的技術工,然後被環境淘汰。

在多數人眼中,是一批高工時、低薪資的奴隸。
在更多人眼中,是一批不擅言詞、不懂社交的阿宅。

所以‧‧‧
為了薪資,很多人轉為管理、業務。
為了生活,很多人離開職位、轉行。

有多少前輩、後輩因為這樣的環境和壓力離去或轉職‧‧‧
那些人中,有多少人是高手、專家‧‧‧

曾經有個學弟說過
“你的技術並不是最強的,但要壓壓大學、碩士畢業的錯錯有餘。”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我的強絕不會是最高段的厲害。
只是,即使我不是最強的。
但我仍然有著身為技術匠、設計師的尊嚴和理想。

“沒有業務,工程師做出來也賣不掉。”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話就如同呢喃一樣,在耳邊不滔滔不絕。
這是很正確的觀念,所以會有這下一句‧‧‧

“公司碰到危機,先砍工程師,保留業務,然後把工作外包出去。”

這也很正確,分攤風險到專門公司‧‧‧
所以結論上,工程師是隨時可以換掉的螺絲?

但是,鐵杵磨成繡花針不需要時間?
大學畢業就表示能技術理論兼備?
碩士畢業就表示理論分析樣樣精通?
博士畢業就表示任何專門都能創作?
模組化的單元不需學習、理解其中基本概念?
而創作新技術呢?難道不需要借用更多知識來跳出思考框架。

這些,不都是需要時間?

“你要先弄好的是販售線,不是技術本體。”
“先弄穩資金,再找人來製作就好,世界那麼大,怎麼會找不到技術員。”

是的,世界很大,我的想法絕對不是唯一,但在我可觸及的範圍內,也就我一人有這想法。
是的,我的社交圈不夠廣,認識的人不夠多,但認識上千上萬程式設計師又如何找出理解我概念的人。
是的,有錢的話,找人很容易,但如果我自己都不能明確說出製作方向,又要花多少時間來找尋。
是的,錢很重要,但如果認識的百人中只有我一個異類,那我認識的千人中又有多少人能和我想法一致。

有錢,就能找人做。
可是‧‧‧
找人做能做對?
做對就能做好?
做好就能做精?

我不是唯一,更不希望自己是唯一。
程式不是一人能完成,軟體更不是一己只力能完善的。
我需要的是什麼?
人才?資金?時間?技術?

答案我很清楚,只是‧‧‧
賺進大錢就能滿足資金?
進大公司就能滿足技術?
社交廣闊就能滿足人才?
但是,時間呢?要如何才能滿足?

有人說這方式一點都不腳踏實地,但是沒有風險的彼端,又怎會是一片新大陸。
有人說這方式一點都不合正道,但是沒有犧牲的覺悟,又如何能步行在滿是荊斬道路。
要如何走才會對?我不確定,畢竟我第一步本身就可能是錯的‧‧‧

這是賭博,而我是賭徒‧‧‧
要我回到正途,但如果相信現實,我又何需要賭。

不用人說,我自己最清楚。
我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年薪百萬的新貴,只是一個學貸還沒還完的科技人。
我不是唯一有想法有知識有技術的程式設計師,只是數億尋夢者中的一人,
我不是只有一條道路可選,只是這條路最適合我需要的現況。
我不是看不起全球上億人口的人才數量,只是在我所見範圍內,人才是有很有限的。

我的下場要不成功改變一切,就是失敗的窮困潦倒。

而將來有一天,他們還是會對我說
“你這不忠不孝的頑固傢伙,我們家不削和你來往?”
而我,大概還是一樣笑著說
“是嗎?然後呢?”

一句話的反省‧‧‧

本來要退回XX的錢,我先出了,你忘了阿~~~

沒忘,只是想到這筆錢。
就會去想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一年過去,多少會去想想這年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下了多少決定。
但是對是錯,又要如何定論。

我很討厭用錢的多寡來計算人生價值,偏偏這卻是最簡單最實際的計算方式。
要問我一年到底賺多少錢,大慨和普通的大學生差不多或更少。
那我這幾年到底還賺到甚麼東西?

穩定的工作、充裕的時間、更新的想法、可能的未來。
這或許是我拿到最多的‧‧‧

但回到眼下這環境,真的是我期望的嗎?
單問心情上,可以很明確的說不。
可是預期這裡連著一個可能的未來,但那可能又離我期許的環境差距多少‧‧‧
充其量,也只能預估可能。

實際上,未來半年我到底需要的是什麼?
工作?收入?還是實踐理念‧‧‧
盤算著數個可能的道路,衡量著數個必要的條件。
結果,我的期許不可否認仍要著用金錢推砌起來‧‧‧

想哭、還是想笑,已經有點弄不清楚了。
前陣子去了香港、日本,看了很多環境、見了很多人‧‧‧
面對著維多利亞港,看著來回的浪潮,我知道自己只是眾多有想法的一人。
面對著明治神宮,聆聽寧靜的風聲,我知道自己堅持的理想有多不切合現實需要。
回到台灣,面對的現實就是這幾趟旅程後,我還有多少資金能穩定自己的生活。

好笑吧!!就算有在多想法,現實的無情還是圍繞著你‧‧‧
我知道其實我已經獲得很好的待遇,也有很多人幫助我‧‧‧
而收入等於職責,職責需要的是心力。
但是現在耗費心力在這些收入‧‧‧是我要的嗎?
但是不去獲得收入在穩定生活‧‧‧對我有益嗎?

結果,還是沒個答案‧‧‧
結果,看著看似玩笑的話,我還是只能細數自己的愚蠢‧‧‧
結果‧‧‧還是要向著迷霧中走下去吧!!

夢想與現實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
歲月的變化,總是讓人興奮,卻也讓人感傷。

老樣子的問候“新年快樂!”,老樣子的回應“今年如何?”。
或許去年末的事情,讓人們體會了生老病死,讓人們在今年開始了感慨。
也或許不是今年開始,只是今年,我的失言,讓話題更為沉重。
 
我總是和人笑著說嘴砲東、嘴砲西。
戲稱著這本應名為話術的古老技藝,調侃說著那“風林火山”的語句。
只是,當我面對現實這千年高峰,在強悍的意志和決心,都會被那雄偉所動搖。
 
“你要考慮將來阿,總不能一直這樣。”
“你也快30了,你還能發揮專長多久。”
“你總是要顧家、顧親人吧!難道要活的無欲無求。”
“你所作所為,說是研究,但和玩不是一樣。”
“你這樣的不付責任,和小孩有什麼不同。”
 
人家常說,親人就是因為關心才會說這些話;只是,親人的話有時卻特別的傷人。
如果問我,要不要一一反駁,其實,我很想。
只是,對於看著不一樣的現實,我就算說破嘴,又能如何。
尚且面對千年高峰上那萬人景仰的現實,我這廂的說詞又能打動何人。
 
我找不到出路,所以在一陣爭執後,我無語的聽了下去。
但是問我,要不要聽從,其實,我還是不會改變。
或許這千年高峰上的現實已然有很多人走了上去,有很多人在上面發光發熱。
但是對於漫步在山腳樹海的我,就算耀眼,也只能遙望。
 
或許,以我之能,能夠登上山峰。
或許,以我之智,能在山中開闢理念。
或許,以我之力,能在山裡幫助更多的親友。
或許,或許 …
 

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有很多很多的未來。
但是早已在山腳的我,又何來奢望自己,能拋棄逐夢,能逐步登頂。
我的覺悟,是對自己,也是對別人,當人們對我說:

 
你這樣不顧君臣之禮,根本不忠;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親人之情,根本不孝;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他人之危,根本不仁;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朋友之難,根本不義,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付責任,你根本就和小孩一樣;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或許,很多事情已經發生;或許,很多事情還沒發生。
但是,對我來說,一切如舊。

 
就算被人鄙視,就算被人侮辱,就算被人怒罵,就算被人拋棄。
我,還是會走在這條路,這就是我的覺悟。
 
我不奢望有人能了解為何漫步在林間,也不奢望有人能夠拋下一切與我同行。
我不奢望有人能喜愛這樣的判世之徒,也不奢望有人能不厭這樣的離經叛道。
 
雖然,我很想對山上吶喊,“我想上去阿”;可是,早已經漫步十載,心早有所向。
雖然,我很想對山上揮手,“我在這裡阿”;可是,早已經深埋林間,何人能聞聲。
 

很孤獨,但是這是我的選擇,即便我討厭獨自一人。
很痛苦,但是這是我的選擇,即便我也想與人相守。

 
新年的今天,我雖坐在席間;實際上,他們身在群山之巔,我則在林間遙望。
明明就在身旁,但其實,我們差距好遠 … 好遠 …
 

去年,我失去了一位長輩的信任,他提攜我數年,但我沒能走上他期望的道路。
年底,我激怒了一位朋友的尊嚴,他幫助我數年,但我沒能走進他定義的規範。
年初,我背叛了數位親友的期許,他們陪伴我數年,但是我沒能走入他們眼中的現實。

 
今年呢?
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人,會因為我的覺悟,離開我身旁。
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話,會因為我的覺悟,穿刺我腦海。
 
可以的話,我好很哭泣,但是落淚並不會改變什麼;
可以的話,我很想大喊,但是爭執並不會改變什麼。
 
對於厚愛我的人,“抱歉”這是我唯一的話,那千年高峰早沒有我想容身的地方。
對於幫助我的人,“感謝”這是我唯一的話,讓幽暗樹海中的我有前行的動力。
 

我很抱歉有了那樣的爭吵,但很感謝有了這樣的爭執。
讓現在的我,能沈思自己的覺悟,還有應該走的路。
不能成為你們所想的人,我真的萬分“抱歉”。

 
可是,我還是會走在這條稱為“夢想”的道路。
因為,我隨便放棄了這條路,卻讓你們有那感受,才是真的不負責。
所以,我會堅持的走下去。
 
“你這樣的夢想,能得到什麼?”。
“我不知道,畢竟我沒走到最後,他能成為什麼,有豈是我這年輕之輩可輕言述說。”
 
逐夢者,是看不清現實,還是看的清現實。
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許,根本沒人知道。

造就夢想的覺悟

隨世浮沉,人之常情,逆中求進,必有所失。
擇於現實,常規行之,擇於夢鄉,鬼道行之。
人云我類,不忠、不孝、不仁、不義;我云我類,忠於己、孝於夢、仁於友、義於事。

這段話是前陣子和一位要出社會的學弟聊天説到。
人總是在事後才說出“當初”,只是那個當初並不是時間,而是“覺悟”。
我只求行於鬼道之上,在最後能走到我的夢想中,就算被人所言也早有“覺悟”去承擔一切。
或許,這很自私,但是這也是種“覺悟”,失去的“覺悟”。
今天,慣例的起床,吃完早餐,到滿一杯清水。
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灰暗的風景、樓下魚貫的車流、眼前佈滿桌面的文件。
 
習慣的拿起一根鉛筆轉著,每轉一圈,思緒就多繞一圈。
時間靜靜的流動,靜的彷彿已然停止,但窗外的景物、手上的鉛筆,卻又說著它不曾停留。
 
早就忘了過多久這樣的時間、多少次這樣的時段。
反覆著毀滅自己的觀念、重構自己的思緒。
讓思緒深處的花園迷宮,變的更為壯闊而複雜,但又簡潔而豐富。
 
在拿起鉛筆的那刻。
在專案完結的那時。
在走出校園的那天。
在努力奮發的那月。
在誓言考取的那季。
在灰心喪志的那年。
在懵懂年幼的最初。
 
夢,本來遙不可及、如今伸手可得。
但在思索一切後,湧上的只是一股龐大的壓力。
 
“你寫這有什麼用,也不會有人會想看完。”
“你還有什麼要好弄的,這會比賺錢生活重要?”
“你都沒考慮過交女友或結婚嗎?”
“你有這能力,為什麼不去大公司?”
“你這樣幫人,沒好處,不是浪費自己的時間嗎?”
 
這樣的問句,盤據了心中。
如同天使的溫柔言語,提醒了我。
如同惡魔的嬌柔誘惑,引導著我。
述說了真正的現實,還有不同的末來。
 
掙扎了一瞬間,哭和笑的表情在臉上也在心裡。
只是,我仍然拿起了筆,再次畫掉錯誤的觀念,寫下那句串連一切的思緒。
 
今天,我終於把通往夢的道路連貫起來。
這是個終點,也是下個階段的起跑線。
而下個階段,有著更多的實驗和掙扎要考驗我,有著更多的現實要壓迫我。
 
十年了,終於看到了一個終點,雖然下個終點我還不知道在哪。
但是,放棄那早就不是我要的選項,在現實和夢想的天秤上,我只能不斷擺盪、讓兩著都能前進。
也許,這條路的終點,只會有讓我悲痛的失敗,但我還是要走下去。
“此路艱辛,我行此路,我行此路。”

我的選擇、我的未來。

今年,畢業了!
今天,過年了!
老樣子的開頭“新年快樂!”
老樣子的問候“今年如何?”
唯一的新意是“碩士畢業為何不到大公司或考公務員?”
 
這不是第一次被問,也不是第一次回答。
問的人越來越多,答的人越來越煩。
 
總是有人和我說大公司的好,也是有人和我說大公司的慘。
“公司可以磨練你的團隊能力。”
“公司可以磨耗你的現有技術。”
“公司多半有自由時間。”
“公司多半有加班時間。”
“公司願意讓你去進修。”
“公司願意讓你忙翻天。”
 
問我有沒有想去公司,不會沒有。
問我有沒有能力去公司,不會沒有。
問我有沒有能力面對問題,不會沒有。
問我有沒有能力學習新知,不會沒有。
 
那為何不入?
因為,我還需要時間來證明自己的思維。
因為,我還需要時間來學習不同的想法。
因為,我還需要時間來實作最後的結論。
因為,我還需要時間來改變世界的步調。
 
自命不凡,不是完全沒有的心態。
但是我想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足夠憾動一切,還是如微塵般的不堪一擊。
 
我要的自由,不是打卡上班的自由時間。
我要的學習,不是閉門造車的會議結果。
我要的實作,不是自彈自唱的內部軟體。
 
不是沒有能給予我這樣一切的公司,只是現在,連找尋的時間都不想浪費。
“錢”,一切問題來源的核心,卻是我最想迴避的核心。

數學阿!

傅利葉阿轉阿轉,越轉越慘心寒寒;
拉普拉斯拉阿拉,越拉越囧思緒卡。
橫批:數不勝數

最近忙著寫論文,看了無數的數學。
雖然方法都好了,可是該死的過程中還是被這兩個東西弄的心煩意亂。
為了排遣煩悶,寫此對句了表心聲。

An Incovenient Truth 觀後感

Did the planet betray us or Did we betray the planet?
這是An Incovenient Truth電影預告中寫的一段話,讓我連想到在發現頻道中的廣告內容;更是我在看完這部電影時,深思最久的一句話。

第一次看過這部電影約半年左右,當時對於地球暖化這議題早有耳聞;但並未深刻的了解,甚至以為暖化和臭氧層破洞是相關的事情。但是在看完後,才知道自己錯的多離譜;並了解了事態的嚴重以及已經造成的傷痕有多深。

但是這次重並整理過資料後,我才在次的思索了問題。對於各人能做到的行為,我早已行之多年,或許仍有可改的地方,但早已不多。而推廣這事,我也在自己能做到的範圍內推著。因此能讓我在次思索的問題,只剩下這問題為何而來、為什麼人要爭論這議題?

四月的時候,我在網路上看了篇文章,作者是朱學恆。
這是篇內容是翻譯美國教界的一個投影片〝Did you know〞,內容說了資訊正不斷的成長,我們是否準備好面對了。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xj9Wt9G–JY)

現在社會是不斷變遷的,而這變動的最大來源就是不斷成長的人口,知識、科技、污染都日漸增加;但有多少人會注意到這樣的變遷。記得豐子愷的文章〝漸〞說了,世界總是在不知不覺中變化了,而人也順應變化著自己,及便這變遷是往壞的方向前進人們也順應著。暖化問題不是一天兩天能造成,相反的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但是文明成長所帶來的傷害與益處就像兩面刃,用很長的時間慢慢傷害或治療著這片大地與人們。

我記得是幾個月前,大哥問了我是否看過本片?並說了這議題可以在網路上找到其他的暖化理論,如:太陽的週期活動影響等。
我的回答是,就算有錯,但最後的提出的方法並沒有問題吧!

暖化這問題眾說紛紜,並沒人能肯定誰的論點是對的,也只能說都有關係,而所提的解法對人都有好處;但為什麼仍然要爭誰對誰錯,並互相抨擊。高爾在片中給了個答案,因為有利益的存在吧!這不免讓我想起日前在ACG(動畫、漫畫、遊戲)市場上發生的事件,電視台為了自身的利益抨擊了同為多媒體產業一環的ACG市場。就長遠的觀點上看,明明可以合平共存,明明可讓未來充滿契機;但短視近利的上位者卻為了眼前的收益去抹煞未來的幼苗。

如果An Incovenient Truth是指暖化,那正視他或許不難;但如果是指人性,那要正視它,可就困難無比。在大腦的秘密檔案書中,說到了『人會把自己的行為何理化,是有演化上的價值。』,但也因為如此,眼前的利益往往比不可見的未來還有讓人選擇的價值;雖然人們有著可以認清事實的能力,但有多少人能夠實際的做到,這或許又是個問題。

Did the planet betray us … 就眼前的利益來看,是的。
Did we betray the planet … 就長遠的未來來看,是的。
想要拯救自己免於被地球摧殘,或許先要拯救人們的人性。

一個似有似無的決心

好久沒寫日誌了。
不是不想寫,而是寫不下手。
想感嘆的事情,想做的事情,想追求的事物,想學的事情。
很多,很多。
 
這幾天翻閱了日本Coser的網誌,一邊看著別人的日記,一邊想了很多事情。
或許是我對自己的思緒很要求條理,或許只是自己太龜毛了點。
只要沒整理好,沒完整想過,就完全不想貼,甚至不想寫。
(很龜毛吧!
 
最近開始要準備論文的製作,腦袋越來越多東西在堆積。
但是今天去了趟光華和朋友聊天,卻覺得自己被自己的思緒和情緒所控制。
總是有放不下的喜好,才會總是有做不完的事情。
 
或許偶不太會做的很齊,但還是決定,慢慢的把文件寫起來。
即便,會零散的連自己的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