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Entries »

For a question …

How hard we know?
How deep we know?
How many way we know?

And, final, how fitting solution?

2013,今年的沈思

好久前就寫好,不過,現在才有空整理過來呢

本來想寫點程式,聽了這曲,卻默默的開始想了些東西‧‧‧

小孩不笨,這影片事新加坡的電影,我不記得自己有看完,但我對這影片有印象。
故事大略是一群書念不好的學生,在世俗眼光中如何找到自己。

不過,在我印象中還有這一影片。
這故事,同樣是書念不好,但是小孩不笨,大概是國小國中,這個約莫是國中高中。

當我聽完這兩曲後,忽然回想起了印象中的這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PcKl0ZQevI

Life’s a Struggle …

有時候,咱常會想,有多少人年紀越大就越不去思考。

其實,咱畢業後,每年有空就會回到學校指導專題生,這一指導就是好幾年。
並不是以此為傲,不過每屆的學生,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和理想;雖然,每個人的動力和懶散都不同,但是,他們仍然在前進著。
若有空接觸到國中、高中畢業的學生,那些煩惱和思緒,其實真的,真的都很有趣。

就像這曲一樣。
雖然在有些年歲的咱來看,有些煩惱和思緒還挺莫名其妙,但是會覺得莫名、其妙,或許那是咱從沒思考過、沒碰觸過、沒想像過。

又好比這曲的內容。

咱不確定,有多少學生會去思考戰爭對世界、對身旁的影響,但是在看過的某些React後,咱常想,似乎咱太小看了世界的多樣。

只是,

雖然,大家都會這樣告誡自己,但有多少人,真的不會這樣去判斷人呢!?在高度商業的社會裡,速食文化莫名的成了一種必需,就連判斷一人的優劣也是如此。

這社會病了?還是,人們開始遺忘了生物是如何進化,如何演進‧‧‧
雖然,這樣的結果也是『物競天擇』後的社會,只是‧‧‧這之後還可能演化出什麼嗎?
說遠了,不過,這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問題。

回到主題,其實這問題和朋友討論過。
雖然用單一價值判斷並不能說錯,但卻稱不上完全正確,只能說,在無數的多元判斷條件中,他是個必需的要件,在特定工作上。

不過,這樣的問題同樣和隨著社會標準活下來的人討論過。
他們錯了嗎?至少,他們有錢、有車、有房、有妻、有子,五子登科。

這社會是多元、多層的,每個層面都必須有著一個人,才能讓社會運轉下去。
在單一價值觀的社會中,不同的選擇就如同逆天而生。
只是不論怎麼選擇,都是自己的選擇。

人生不能重來,所以,相信自己,然後去接受、了解更多更多的事物吧!
也許有很多人不能選擇,但若能選擇‧‧‧
『請活出自己眼中的自己,別活出他人眼中的自己。』

在此,祝各位新年快樂‧‧‧

今年,依然有的爭論‧‧‧

新的一年。
老樣子的衝擊‧‧‧
老樣子的爭論‧‧‧

年薪百萬的親戚,說著世界的格局、賺錢的方向。
他不是第一位,也不會是最後一位。

這世界,是用錢幣堆砌的物流結構體。
單純的技術工匠,在商人眼中只是誰都能取代的螺絲。
如果說誰能五子登科,誰能孝親育子。
不論什麼年代,都是有錢的人最有機會。
因為,那些需要的都是錢‧‧‧

不是說討厭錢,這東西自有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但是當一切都要由此開始衡量人的價值時‧‧‧
是該笑還是該哭。

而不知從何開始‧‧‧
越來越痛恨將技術視為誰都能取代的商人社會。

“台大每年畢業的博士,會比你差到哪邊?”
“大陸13億人口,你的技術隨便都能被人取代?”
“技術這東西早模組了,你做的東西明天就有人能更快的發展。”
“這案子老闆開了口,下面工程師就算沒有也要弄出方法!!”

這些話聽在耳裡,只會讓人想起幾年前的一句話。

“工程師是什麼,不就是馬車伕,我要他開哪就開哪邊,有什麼了不起。”

真的,一點都沒什麼了不起‧‧‧
工程師是個每天宅在電腦前面閱讀資訊和思考的技術匠。
如果稍有怠惰,隨時都可能成為單純的技術工,然後被環境淘汰。

在多數人眼中,是一批高工時、低薪資的奴隸。
在更多人眼中,是一批不擅言詞、不懂社交的阿宅。

所以‧‧‧
為了薪資,很多人轉為管理、業務。
為了生活,很多人離開職位、轉行。

有多少前輩、後輩因為這樣的環境和壓力離去或轉職‧‧‧
那些人中,有多少人是高手、專家‧‧‧

曾經有個學弟說過
“你的技術並不是最強的,但要壓壓大學、碩士畢業的錯錯有餘。”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我的強絕不會是最高段的厲害。
只是,即使我不是最強的。
但我仍然有著身為技術匠、設計師的尊嚴和理想。

“沒有業務,工程師做出來也賣不掉。”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話就如同呢喃一樣,在耳邊不滔滔不絕。
這是很正確的觀念,所以會有這下一句‧‧‧

“公司碰到危機,先砍工程師,保留業務,然後把工作外包出去。”

這也很正確,分攤風險到專門公司‧‧‧
所以結論上,工程師是隨時可以換掉的螺絲?

但是,鐵杵磨成繡花針不需要時間?
大學畢業就表示能技術理論兼備?
碩士畢業就表示理論分析樣樣精通?
博士畢業就表示任何專門都能創作?
模組化的單元不需學習、理解其中基本概念?
而創作新技術呢?難道不需要借用更多知識來跳出思考框架。

這些,不都是需要時間?

“你要先弄好的是販售線,不是技術本體。”
“先弄穩資金,再找人來製作就好,世界那麼大,怎麼會找不到技術員。”

是的,世界很大,我的想法絕對不是唯一,但在我可觸及的範圍內,也就我一人有這想法。
是的,我的社交圈不夠廣,認識的人不夠多,但認識上千上萬程式設計師又如何找出理解我概念的人。
是的,有錢的話,找人很容易,但如果我自己都不能明確說出製作方向,又要花多少時間來找尋。
是的,錢很重要,但如果認識的百人中只有我一個異類,那我認識的千人中又有多少人能和我想法一致。

有錢,就能找人做。
可是‧‧‧
找人做能做對?
做對就能做好?
做好就能做精?

我不是唯一,更不希望自己是唯一。
程式不是一人能完成,軟體更不是一己只力能完善的。
我需要的是什麼?
人才?資金?時間?技術?

答案我很清楚,只是‧‧‧
賺進大錢就能滿足資金?
進大公司就能滿足技術?
社交廣闊就能滿足人才?
但是,時間呢?要如何才能滿足?

有人說這方式一點都不腳踏實地,但是沒有風險的彼端,又怎會是一片新大陸。
有人說這方式一點都不合正道,但是沒有犧牲的覺悟,又如何能步行在滿是荊斬道路。
要如何走才會對?我不確定,畢竟我第一步本身就可能是錯的‧‧‧

這是賭博,而我是賭徒‧‧‧
要我回到正途,但如果相信現實,我又何需要賭。

不用人說,我自己最清楚。
我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年薪百萬的新貴,只是一個學貸還沒還完的科技人。
我不是唯一有想法有知識有技術的程式設計師,只是數億尋夢者中的一人,
我不是只有一條道路可選,只是這條路最適合我需要的現況。
我不是看不起全球上億人口的人才數量,只是在我所見範圍內,人才是有很有限的。

我的下場要不成功改變一切,就是失敗的窮困潦倒。

而將來有一天,他們還是會對我說
“你這不忠不孝的頑固傢伙,我們家不削和你來往?”
而我,大概還是一樣笑著說
“是嗎?然後呢?”

一句話的反省‧‧‧

本來要退回XX的錢,我先出了,你忘了阿~~~

沒忘,只是想到這筆錢。
就會去想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一年過去,多少會去想想這年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下了多少決定。
但是對是錯,又要如何定論。

我很討厭用錢的多寡來計算人生價值,偏偏這卻是最簡單最實際的計算方式。
要問我一年到底賺多少錢,大慨和普通的大學生差不多或更少。
那我這幾年到底還賺到甚麼東西?

穩定的工作、充裕的時間、更新的想法、可能的未來。
這或許是我拿到最多的‧‧‧

但回到眼下這環境,真的是我期望的嗎?
單問心情上,可以很明確的說不。
可是預期這裡連著一個可能的未來,但那可能又離我期許的環境差距多少‧‧‧
充其量,也只能預估可能。

實際上,未來半年我到底需要的是什麼?
工作?收入?還是實踐理念‧‧‧
盤算著數個可能的道路,衡量著數個必要的條件。
結果,我的期許不可否認仍要著用金錢推砌起來‧‧‧

想哭、還是想笑,已經有點弄不清楚了。
前陣子去了香港、日本,看了很多環境、見了很多人‧‧‧
面對著維多利亞港,看著來回的浪潮,我知道自己只是眾多有想法的一人。
面對著明治神宮,聆聽寧靜的風聲,我知道自己堅持的理想有多不切合現實需要。
回到台灣,面對的現實就是這幾趟旅程後,我還有多少資金能穩定自己的生活。

好笑吧!!就算有在多想法,現實的無情還是圍繞著你‧‧‧
我知道其實我已經獲得很好的待遇,也有很多人幫助我‧‧‧
而收入等於職責,職責需要的是心力。
但是現在耗費心力在這些收入‧‧‧是我要的嗎?
但是不去獲得收入在穩定生活‧‧‧對我有益嗎?

結果,還是沒個答案‧‧‧
結果,看著看似玩笑的話,我還是只能細數自己的愚蠢‧‧‧
結果‧‧‧還是要向著迷霧中走下去吧!!

御宅!!

這篇是蠻久以前寫的文,當時和朋友討論時下的ACG名詞,還又何謂御宅,如何計算御宅度。
當然,這只是一個胡亂設定的計算,就當是一個遊戲來看,不訪算算你的宅力場有多強吧。


將學習領域區分,ACGNMM

A:動畫(Animation)或泛指用特效、繪圖、音效所整合的創作
C:漫畫(Comic)或泛指用圖片將創作呈現的作品
G:遊戲(Game)或泛指育樂身心的機制
N:小說(Novel)或泛指用文字將創作呈現的作品
M:音樂(Music)或泛指用音律將創作呈現的作品
M:模型(Model)或泛指用工藝品將創作呈現的作品

再將每個領域依造學習與了解區分為

同好、狂熱、御宅三個級別
每個級別分為三階段
共有九個層級

同好:
淺閱、喜愛(深讀)、粉絲(推廣)

狂熱:
追尋、獵取、收藏

御宅:
討論、分析、創作

同好級別
必要能力:搜索資訊(喜愛、粉絲)、文章閱讀力(喜愛、粉絲)、基本寫作(粉絲)
此級別多為觀賞作品、參與別人開啟的議題討論、口述或短文形式的推廣。

淺閱:簡單的觀賞過作品,但並未全部看完或只欣賞部份集數
喜愛:對作品全部觀賞後,追尋過相關資訊、討論文章、設定等。
粉絲:對作品除了觀賞與了解外,更有著一份執著,有著想要將美好概念傳達給人的意圖,進而推廣給好友、參予作品討論、寫讀後感等。

狂熱級別(平均每日花費8小時以上於各級數)
必要能力:高度資訊搜索(追尋、獵取、收藏)、基本資金(獵取、收藏)、豐厚資金(收藏)
此級別最大特色是收集作品的數量和完整度,持了作品本身外、相關產物也算其中,上位者更能收集到限定、特典、絕版品收藏價值極高的物品。

追尋:可快速取得作品基本資訊、相關產品資訊、深度討論文章、作品細部設定、相關創作文章等。
獵取:收集作品的普通版、玩具、同人作品等,每月花費佔生活費的30% ~ 50%。
收藏:收集作品的限定品、特典、絕版品等,每月花費佔生活費的50% ~ 100%;但仍需對追尋和獵取進行投注,並非只收集貴重品即算此級數。

御宅級別(平均每日花費8小時以上於各級數)
必要能力:高度資訊搜索(討論、分析、創作)、辯論與研討(討論)、論文寫作(分析)、製作作品(創作)
此級別最大特色是對作品的討論與研究深度,進而從中取得創作的靈感或動力。

討論:透過高度資訊搜索,主導討論議題與他人進行作品的研究。
分析:從作品的討論中歸納出屬於自己的見解,透過此見解來對其它相似作品進行議論;此級數也能透過撰寫深度的分析文章或推廣文。
創作:製作作品,例如動畫級數可製作動畫作品;但仍需對討論和分析進行投注,並非只要製作過即算此級數。

每個層級的並不是直線式升級,而是依照時期的投注量來決定。
綜合數年數月後,總投注量最大的層級也就是目前的級數。

例如:
每天有4小時投注在Animation上,整月有30*4 = 120小時。
其中
淺閱作品用了10小時
喜愛作品用了10小時
追尋作品用了20小時
收藏作品用了50小時
討論作品用了30小時

那本月則是“Animation級數為狂熱 – 收藏”
也因為每月狀況不一定相同,所以會出現兩個月的級數不同。

正常情況,越後面級數,越難長時間維持。
因為所需要支付的代價也相對提高,更需要龐大的資訊量來補足。
所以正常情形會出現來來回回的跳動才算是有在增長級數。

相反若維持在同級數完全沒變,有可能就是能力受到限制,或是缺乏往上的動力,久而久之級數會不自覺的下降;因為資訊會不斷變動,若只保有過去的資訊,對新資訊完全無法接受,能力會自然無法與現況對等,形成無法融入現況,最後會產生排斥心態而淡出興趣的領域。

也因為能力的此消彼長,才會有明日之星創新故事、才會有過往英雄留下傳奇,才能在現實中誕生如夢似幻的回憶。

後Apple時代的程式設計師?

軟體與硬體間相輔相成的發展過程,其實與人類歷史也差異不遠。

古書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局勢如此,歷史亦如此,而電腦世界更是如此。
當IBM獨佔大型電腦設備市場時,Apple則進軍家用市場,迫使家用主機市場由合轉分。
當Internet Explorer擊垮Netscape後,卻被後起直追的Firefox、Google Chrome、Apple Safari、Opera,再次掀起Browser War。
當C#、Java等高接語言準備瓜分C / C++語言的市場時,Object-C卻另開戰局,讓人不得回頭寫記憶體管理程式。

年過四十的上輩程式設計師,學個三、四種語言可以算厲害,但現在中流砥柱的程式設計師,無不是學過四、五種,厲害的更是學過數十種語言,並能熟用五種以上的語言或函式庫。
聽來誇張,但問過所謂的厲害的設計師,多半會告訴你其實這些有差異,但其中道理都一樣。
語言是分家了,但都是出自一個源頭。

Apple崛起的行動設備市場,對程式設計師來說有什麼改變?

有人說:很大的衝擊,對習慣了微軟設計方式的程式設計師。

但是,真的如此嗎?

世界在變,但不論如何轉變,架起這世界的原理並沒有改變。
就算局勢轉變不可估計,但是蒼天依舊運轉著,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對於程式設計師而言,Object-C的戰局,除了換了語言和工具外,軟體設計本質仍就不變。
而且,程式語言本身就是也是另一種程式語言組成的軟體,只是組成的規則各有不同。
理解規則不同之處,轉換程式語言頂多是罵上幾句外,其中差異仍是可理解的。

有句老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

這是說學習別人之長,來增加自己的可能性。
但是,當站上別人的肩膀時,有多少人知道自己如何站上去的,又有多少人能找到往上的階梯。

Apple帶來的軟體業變化,不論有多劇烈,都開啟了一個可能性。
但是,慌張應對於眼前的戰局而打亂了應有的步調,是勝是敗早已不用多說。

後Apple時代?後HTML5時代?後XX時代?‧‧‧

下個時代何時會來並無法預期,而時代的衝擊多高多低更是無法預估。
但是,沒有不會倒下的巨人,只有不斷進化的世界。
微軟不見得會是永遠的霸主,蘋果也不一定會是下個贏家。

去思考下個時代?還是在這時代掙扎?
結論都是要繼續活下去,並且準備應對著另外一場可能的風暴。

那就結果來說,衝擊的差別又在那裡呢?
如果去問問那些厲害的程式設計師,其結論應該都是‧‧‧

“繼續學習吧。”

不過,筆者要加個附註!

“學習知識,領悟本質,內化邏輯,善用技術;然後,繼續自己的路吧。”

軟體的本質

翻開電腦的歷史。
最初的程式是將電子電路規格化,使電子零件不在是單一功能,而是能依程式定義出多樣的功能。
在不斷的改進下,本來依附在電子電路下的程式,也日亦走向一個獨立的軟體世界。
從原本簡單的操控,逐步擴展到各個領域,至今,諸多領域都會使用軟體來輔助工作。
雖然,沒有電子設備,軟體也無用;但沒有軟體,電子設備也難發揮功能。

那,回到最初的初衷!

機器的存在目的是什麼?
『是為了減少人力消耗和縮短完成時間。』

自動化電子設備的存在目的是什麼?
『是為了再減少流程上的人力消耗和縮短運作時間。』

可程序化電子設備存在目的是什麼?
『是為了增加可應變問題,增加機器再利用性。』

機器發展就是不斷的縮減人力,增加應對性。
但是當機器不存在時,這些事情會回到人的手上。
那麼機器的存在是否可以理解成‧‧‧

『模擬人的行為。』

如果可以,那和電子設備相依而存的軟體呢?

記得大學教授有說過:
『軟體設計,不是去思考使用者會做什麼,而要思考使用者什麼都會做。』

記得同濟間的討論有人說過:
『軟體,就是去模擬千變萬化的世界。』

回頭深思一下,對於軟體的本質筆者在這下個解釋。

“軟體 == 模擬”

不是只是像機器用來模擬人的行為。
而是世間所見萬物行為,是思緒中存有的邏輯,是可能存在的假想。

令人結舌的一句話

商周9/20-9/26 『台灣的軟體過去二十年被微軟給慣壞了,只知道修修改改,懂開發的不多。』
老實說,如果這是台灣老闆看待軟體人員的看法的話,台灣真的麻煩了。
造成這現像的不是微軟,微軟沒教你這套,是廠商要求的是那套。
看到這話只會讓我想到四年前家人和我說的一句話:
『程式設計師不就是馬車夫,我說去哪,你就要去哪。』
這樣的觀念,才是讓軟體業沒有前景的問題。

夢想與現實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
歲月的變化,總是讓人興奮,卻也讓人感傷。

老樣子的問候“新年快樂!”,老樣子的回應“今年如何?”。
或許去年末的事情,讓人們體會了生老病死,讓人們在今年開始了感慨。
也或許不是今年開始,只是今年,我的失言,讓話題更為沉重。
 
我總是和人笑著說嘴砲東、嘴砲西。
戲稱著這本應名為話術的古老技藝,調侃說著那“風林火山”的語句。
只是,當我面對現實這千年高峰,在強悍的意志和決心,都會被那雄偉所動搖。
 
“你要考慮將來阿,總不能一直這樣。”
“你也快30了,你還能發揮專長多久。”
“你總是要顧家、顧親人吧!難道要活的無欲無求。”
“你所作所為,說是研究,但和玩不是一樣。”
“你這樣的不付責任,和小孩有什麼不同。”
 
人家常說,親人就是因為關心才會說這些話;只是,親人的話有時卻特別的傷人。
如果問我,要不要一一反駁,其實,我很想。
只是,對於看著不一樣的現實,我就算說破嘴,又能如何。
尚且面對千年高峰上那萬人景仰的現實,我這廂的說詞又能打動何人。
 
我找不到出路,所以在一陣爭執後,我無語的聽了下去。
但是問我,要不要聽從,其實,我還是不會改變。
或許這千年高峰上的現實已然有很多人走了上去,有很多人在上面發光發熱。
但是對於漫步在山腳樹海的我,就算耀眼,也只能遙望。
 
或許,以我之能,能夠登上山峰。
或許,以我之智,能在山中開闢理念。
或許,以我之力,能在山裡幫助更多的親友。
或許,或許 …
 

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有很多很多的未來。
但是早已在山腳的我,又何來奢望自己,能拋棄逐夢,能逐步登頂。
我的覺悟,是對自己,也是對別人,當人們對我說:

 
你這樣不顧君臣之禮,根本不忠;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親人之情,根本不孝;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他人之危,根本不仁;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顧朋友之難,根本不義,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你這樣不付責任,你根本就和小孩一樣;是的,這是我的覺悟。
 

或許,很多事情已經發生;或許,很多事情還沒發生。
但是,對我來說,一切如舊。

 
就算被人鄙視,就算被人侮辱,就算被人怒罵,就算被人拋棄。
我,還是會走在這條路,這就是我的覺悟。
 
我不奢望有人能了解為何漫步在林間,也不奢望有人能夠拋下一切與我同行。
我不奢望有人能喜愛這樣的判世之徒,也不奢望有人能不厭這樣的離經叛道。
 
雖然,我很想對山上吶喊,“我想上去阿”;可是,早已經漫步十載,心早有所向。
雖然,我很想對山上揮手,“我在這裡阿”;可是,早已經深埋林間,何人能聞聲。
 

很孤獨,但是這是我的選擇,即便我討厭獨自一人。
很痛苦,但是這是我的選擇,即便我也想與人相守。

 
新年的今天,我雖坐在席間;實際上,他們身在群山之巔,我則在林間遙望。
明明就在身旁,但其實,我們差距好遠 … 好遠 …
 

去年,我失去了一位長輩的信任,他提攜我數年,但我沒能走上他期望的道路。
年底,我激怒了一位朋友的尊嚴,他幫助我數年,但我沒能走進他定義的規範。
年初,我背叛了數位親友的期許,他們陪伴我數年,但是我沒能走入他們眼中的現實。

 
今年呢?
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人,會因為我的覺悟,離開我身旁。
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話,會因為我的覺悟,穿刺我腦海。
 
可以的話,我好很哭泣,但是落淚並不會改變什麼;
可以的話,我很想大喊,但是爭執並不會改變什麼。
 
對於厚愛我的人,“抱歉”這是我唯一的話,那千年高峰早沒有我想容身的地方。
對於幫助我的人,“感謝”這是我唯一的話,讓幽暗樹海中的我有前行的動力。
 

我很抱歉有了那樣的爭吵,但很感謝有了這樣的爭執。
讓現在的我,能沈思自己的覺悟,還有應該走的路。
不能成為你們所想的人,我真的萬分“抱歉”。

 
可是,我還是會走在這條稱為“夢想”的道路。
因為,我隨便放棄了這條路,卻讓你們有那感受,才是真的不負責。
所以,我會堅持的走下去。
 
“你這樣的夢想,能得到什麼?”。
“我不知道,畢竟我沒走到最後,他能成為什麼,有豈是我這年輕之輩可輕言述說。”
 
逐夢者,是看不清現實,還是看的清現實。
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許,根本沒人知道。

造就夢想的覺悟

隨世浮沉,人之常情,逆中求進,必有所失。
擇於現實,常規行之,擇於夢鄉,鬼道行之。
人云我類,不忠、不孝、不仁、不義;我云我類,忠於己、孝於夢、仁於友、義於事。

這段話是前陣子和一位要出社會的學弟聊天説到。
人總是在事後才說出“當初”,只是那個當初並不是時間,而是“覺悟”。
我只求行於鬼道之上,在最後能走到我的夢想中,就算被人所言也早有“覺悟”去承擔一切。
或許,這很自私,但是這也是種“覺悟”,失去的“覺悟”。